首页 > 都市小说 > 我就是卖猪肉的

我就是卖猪肉的

779 因为我想赢,所以他得输

作者: 洞中狐

    有意义吗?

    贺鹏举脸色一顿,暗骂自己嘴贱,随后苦笑摇头:“确实,胜利的人只需要享用喜悦。”

    北湖熊在一旁暗暗懊恼,眼神不时瞥向贺鹏举,既然决定认输了,为什么不干脆利落点呢?最起码能给自己博一个洒脱的身姿,不至于让人小瞧。

    他要是知道贺鹏举如此不爽利,说什么也不能答应从中搭桥让双方见面。这不是丢贺鹏举的脸面,这是连自己的脸一块丢了呀。

    “靠山山倒,靠人人跑啊!”

    尽管王泉表现的漠不关心,贺鹏举还是忍不住感慨了一声,紧接着长叹一口气说道:“王总,那些屠宰场跟我们签的有合同,类似于你们跟屠宰场的合同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替他们支付了违约金,所以合同要求三年之内不允许他们擅自更换承包商,如果违约,他们就要支付三倍以上的违约金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如果继续竞争下去的话,我们不见得一定会输。”

    王泉没接贺鹏举的话,他不会不知趣的撕下贺鹏举最后一层脸面。相反,他还极其配合贺鹏举,点头表示同意贺鹏举的说法。

    贺鹏举像是得到安慰的孩子露出笑容,语速加快继续说道:“这段时间的经历让我想明白很多事情,真要说起来的话,九鼎商贸算是半个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以前我不止一次拿自己跟王总作对比,不管从哪方面比较,我都不觉得自己比王总差。但是经历了这次的事情我才明白,差距确实存在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贺鹏举脸上浮现出失落的表情,语气低沉的说道:“王总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挣来的,而我却是借来的。”

    林东能感觉出来贺鹏举的失落不是假装,从他刚才这番话中,不难猜出贺鹏举认输的真实原因很有可能被宋鹏飞猜中了。

    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自己是贺鹏举,心里也会不好受吧!

    北湖熊若有所思的看着贺鹏举,贺鹏举这番真情流露的言语提醒了北湖熊,让他不禁思考,自己跟九鼎商贸的合作方式是不是不太稳妥?

    此间事了后,要不要改变一下合作方式?

    “打扰一下,现在要不要上菜?”

    服务员敲门之后推开房门,微笑看着北湖熊。

    北湖熊转头看向贺鹏举,毕竟名义上是他请王泉吃饭。

    贺鹏举点头,等房门关上之后,贺鹏举也整理好情绪,脸上的沉闷一扫而空,换上笑容对王泉说道:“违约金就不说了,王总如果想把那些屠宰场重新拿回去,把保证金支付了就行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林东脸上一喜。

    王泉同样惊喜,他还以为贺鹏举为了弥补自己的损失,会往上抬一抬价格呢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毫不犹豫答应下来,王泉心情瞬间变得大好,再看贺鹏举时,也觉得顺眼不少。

    贺鹏举整理一下衣服,直接起身歉意说道:“那我就不陪几位了,毕竟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该说的事情已经说完,贺鹏举不可能留下来跟王泉一起吃饭,王泉也做好了同样的打算,如果贺鹏举不离开,他跟林东会选择离开,他自认自己做不到相逢一笑泯恩仇!

    既然贺鹏举率先选择离开,自己就没必要走了,暗暗松了一口气,目送贺鹏举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贺鹏举一只手碰触到门把手的时候,突然回过身看着王泉,“王总,能不能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?”

    王泉微微一愣,不知道贺鹏举想要干啥,稍微犹豫一下还是选择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九鼎商贸到底跟三汇达成了什么样的合作协议?能让三汇如此卖力的帮你们!”

    唐人集团的压力来自于三汇集团,如果没有三汇的强硬手段,集团公司肯定不能这样对待自己。在贺鹏举看来,三汇集团就是跟九鼎商贸私底下达成了协议,要不然绝对不可能配合的这般默契。

    贺鹏举的话同样勾起了北湖熊的好奇心,他也想不明白,三汇怎么就跟九鼎商贸走到一起去了?

    “贺总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王泉摇头否认贺鹏举的说法,然后解释道:“三汇集团不但家大业大,架子也大。我们九鼎商贸在他们眼中就是不起眼的小公司,他们怎么可能主动跟我们达成协议呢?反过来说,我们就算主动找上门,你觉得三汇会给我们面子吗?”

    眼看着贺鹏举露出质疑的目光,王泉又是摇头说道:“再说了,贺总不会以为三汇很大度吧?有宋总在我们公司,他们不主动针对我们都算我们烧高香了。”

    贺鹏举轻笑一声,没再多问,开门房门径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刚离开,服务员开始上菜。

    “这次之后,再无人能撼动九鼎商贸了,恭喜王总,恭喜林总。”

    酒菜上齐,北湖熊主动举杯看向王泉和林东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北湖熊一直坚定不移的站在九鼎商贸这边,俨然可以当做自己人看待。都是自己人,那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,王泉和林东举杯回应。

    “终于扛过去了!”

    放下酒杯,林东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九鼎商贸虽然赢了,但其中经历的事情着实让人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大敌已去,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,王泉也是露出惬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王总,冒昧的问一句,如果贺鹏举死扛着不低头,九鼎商贸有胜算吗?”北湖熊主动给林东和王泉递上香烟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王泉想都没想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北湖熊顿时怔住,他以为王泉会谦虚的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,下意识的脱口问道: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点上香烟,先是深深吸上一口,随后缓缓吐出烟雾,王泉眼里闪烁着火光,嘴角上翘:“因为我们想赢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北湖熊疑惑的看向林东,林东只是笑,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谁不想赢?

    王泉的回答让北湖熊有些无语,贺鹏举不想赢吗?半路加入的金顺不想赢吗?还有那些中途叛离九鼎商贸的人,他们难道不希望贺鹏举赢吗?

    认真计较的话,贺鹏举才是众望所归的那一个,九鼎商贸反倒像是众叛亲离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被欺负的,压力和敌人来自四面八方,毫无退路!”

    王泉斜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,夹着香烟的手低垂着,空闲的手撑着桌子边缘,手指无意识的敲打着桌面。

    一脸认真的看着北湖熊,继续说道:“如果我们没有誓死抵抗的心,一定会被对手击垮,然后一点点的吃掉。正因为明白这一点,我们从始至终都是抱着鱼死网破的最坏打算跟对手交手。”

    “哀兵必胜熊总知道吧?”

    北湖熊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“贺鹏举曾一度把我们压的抬不起头,表面上看起来我们完全没有还手之力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贺鹏举一点一点蚕食掉我们承包的屠宰场。实际上呢?”

    王泉玩味的看着北湖熊,“抢走我们的承包权,最多让九鼎商贸少赚一点钱,但对于那些跟九鼎商贸合作的分包商来讲,无异于断他们的财路,特别是北湖被抢走的那些场子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北湖这边的分包商完全可以选择投向贺鹏举,这样的话,他们连窝都不用挪,就可以安稳赚钱。之所以没有这样做,有一部分义气存在,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九鼎商贸可以少吃,甚至不吃,勒着裤腰带满足合作伙伴的利益需求。可贺鹏举他能吗?”

    王泉脸上露出一抹不屑,“跟贺鹏举合作的人,都是被利益牵引走到一起的,一旦利益满足不了,那些人还能支持贺鹏举吗?金顺的撤资不就是最好的说明?还有姓楚的和姓关的不也是这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北湖熊默然,王泉说的这些确实存在。

    “贺鹏举刚才有句话说得很好,我们九鼎商贸拥有的一切都是我们亲手辛苦打拼出来的,他跟我们不一样。在别人看来,贺鹏举最大的依仗就是唐人集团,如果没有唐人集团在背后支持他,单凭贺鹏举绝无可能吸引那么多人支持他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口渴了,亦或者是说到兴奋之处,王泉自己端起酒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为了压制我们,唐人集团给予贺鹏举不少支持,但这些支持不可能白给,总有一天贺鹏举要回报给唐人集团。可现在是什么情况?贺鹏举不但没能压制住我们,反而拖累了唐人集团的脚步。熊总,如果你是唐人集团的股东,你会满意吗?”

    北湖熊下意识的摇头,脑子里突然想到贺鹏举之前感慨的那句:靠山山倒,靠人人跑!

    “他临走时居然问我九鼎商贸跟三汇达成了什么协议,足以证明贺鹏举还没有认清现实,最起码他不知道自己真是失败的原因是什么。”王泉撇着嘴,“我给他的回答也是实话,只不过少说了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这次不是北湖熊问的,而是林东。

    王泉回过头看着林东,嘿嘿笑道:“有老宋在,他更清楚在三汇眼中,唐人集团比任何企业的仇恨值都大!但凡有搞唐人的机会,三汇都不会错过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北湖熊露出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三汇跟唐人的恩怨由来已久,两家企业无时无刻不在暗中较劲,加上上次唐人集团实名举报三汇扰乱市场秩序,彻底撕破了脸皮,三汇伺机报复唐人集团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“有了这一因素存在,我们根本没必要跟贺鹏举正面硬钢,只需要拖着就行。只有把贺鹏举拖下泥潭,才有可能牵连到唐人集团,这样的话,三汇才有可能伺机而动。”

    “唐人集团确实是贺鹏举最大的依仗,但他享受唐人集团给他带来的便利时,同样要替唐人集团分担一部分压力,他连这都想不明白,败的一点都不亏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王泉突然变得狂妄,“因为我想赢,所以他得输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林东听后苦笑摇头,他长期蹲守北湖,虽然偶尔会跟宋鹏飞交流沟通,却没有王泉了解的更加透彻。

    北湖熊听完王泉这番话,心里更是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王泉的口气轻松自如,但真就那么轻松吗?

    从他刚才说的这些事情不难发现,九鼎商贸大部分时间都在危险的边缘游走,但凡有一个环节超乎他们的预料,事情就变得极不可控,甚至会让九鼎商贸滑进更深的深渊。

    北湖熊承认,有些人确实能把人心当做砝码,借用别人的欲望当做攻击敌人的武器。但像宋鹏飞这种把三汇算计其中的,真的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在猪肉制品行业,向来都是三汇算计别人,哪有人敢像宋鹏飞这样做?

    一群疯子!

    暗中感慨之后,北湖熊眼睛陡然变得明亮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最终的赢家就是九鼎商贸,接下来就是收获战果的时刻了,自己作为一直站边他们的忠实伙伴,是不是也能分口肉吃?

    “王总,林总,趁着今天高兴,我有句话必须得说明白。”

    北湖熊突然变得严肃,王泉和林东对视一眼之后齐齐点头。

    “傅海生不用再提,姓楚的和姓关的经过这件事之后,对那些屠宰场的影响力也会降到冰点。不管九鼎商贸接下来如何对待他们,我只说一点,我不想再跟他们一起共事了。”

    王泉和林东瞬间就明白了北湖熊的真正意图,两人同时笑了笑,最终由林东回答北湖熊。

    “患难才能见真情,熊总对九鼎商贸的支持我们一直记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稍微停顿一下,林东想是在斟酌什么,过了几秒种后,“以后,北湖地区我们只认熊总一个,至于熊总怎么处理,全凭个人喜好。这样,熊总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赌对了!

    北湖熊心中暗呼一声,脸上布满了喜悦,连忙点头,端起酒杯冲着王泉和林东说道:“满意,满意。”

    北湖的场子一旦重新回到九鼎商贸手中,只要九鼎商贸不给姓楚的和姓关的供货,他俩的出货量就会急剧下降,久而久之市场份额也会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反观自己这边,独享九鼎商贸在北湖的资源,双方此消彼长,等待自己的必将是荣耀和财富。

    北湖熊,将会变得更加名副其实!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s://www.88677114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