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小说 > 从水浒开始的好汉之旅

从水浒开始的好汉之旅

第237章 入手辟邪剑谱

作者: 我要上三江

    嘶……

    众人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两步!

    这些人悄悄的互相望了一眼,一时间觉得面前的景象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具体哪里不对劲,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有个人忍不住率先搭腔,“岳不群,你能同意五岳并派一事再好不过,可惜晚了,今天是来征讨你杀害定闲师太的,那辟邪剑谱……哦不对,你倒底认不认错?”

    “岳不群,我们都是臭男人,难不成你就不是?”

    岳不群好歹之前也是五岳剑派掌门人之一,算是江湖知名人物,谦谦君子待人随和,这才是众人对岳不群之前惯有的印象。

    怎么好好一个人,就变成了这样?

    像个娘们似的。

    莫不是吃错了药?

    万一一会狂性大发……

    众人又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江湖老奸巨猾之辈,一时间将恒山派的几名女尼姑留在了最前面。

    岳不群捏着兰花指在原地摆了摆,突然将利剑一挥,手指在空中连连弹出,嗖嗖嗖的响起了一阵破空声。

    “不好,大家小心,这厮放暗器!”

    那顶在最前面的几位恒山派长老一时间大惊失色,好歹提前有了准备,三人合在一处,尽量将受力面积缩小,背靠背,手中利剑舞成一团。

    层层剑网中,堪堪化解了岳不群的第一击。

    还未等她们松下一口气,转眼间岳不群已欺身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臭女人,该死!”

    岳不群身形一缩,转眼间从众人视线中消失了,就这么躺在地上,以一种极其刁钻的角度刺出了几剑。

    谁会想到堂堂的华山派前掌门之一,竟能刺出如此独特的几剑。

    这不是华山剑法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恒山派的几名长老脑中刚刚划过,就有一人中招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呲啦一声!

    中招的长老凭空好像矮了几分,等众人看过去时,才发现她的一双长腿已被齐膝削断了。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如此歹毒狠辣的剑招,怎会是华山剑法?

    “这是辟邪剑谱……大家杀啊,谁杀了岳不群,辟邪剑谱就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原本士气极低的时候,不知是谁在人群中喊了一声,好似在提醒交战中的双方,岳不群使出的这些诡异招式,就是辟邪剑谱。

    酒色红人面,财帛动人心。

    很快,低落的士气又变得群情激昂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家并肩上!”

    那身受重伤的恒山派长老被人用穴道封住血后,很快从后面拖了出去,暂时脱离了第一线战团。

    后面的几人又趁机补充上去,将包围圈逼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岳不群的剑招杀伤力越大,这些人越兴奋。

    这才是辟邪剑谱啊,若被我拿到,岂不是能称霸武林?

    野心家从来不缺,尤其是如今的嵩山等三派中。

    叮叮咚咚……

    现场很快战作一团。

    岳不群在发出一击暗器后,可能是暗器数量不多,亦或者有其他考量,后面只用一柄利剑与众人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五岳剑派的长老都是江湖二流高手,个体实力与之前的宁中则不相上下,但不如学了紫霞秘籍的岳不群。

    如今有了辟邪剑谱相助,岳不群实力暴涨,但猛虎始终架不住群狼。

    尤其多了恒山派的几名女长老在前面充当炮灰后。

    她们报仇心切,恨不得将杀害定闲师太的罪魁祸首立刻毙于剑下,脑中报仇的执念占据了大半,反而抛下了自身的安危,以及夺取武林至宝辟邪剑谱的私心。

    如此良机,岳不群今日必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曹军在后方观战了半响,场面上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地步。

    鲜血染红了小树林。

    围攻岳不群的第一层包围中,恒山派的几名长老全军覆没,个个身受重伤,已然失去了战斗力,而嵩山等三派的长老也死伤大半。

    最后全身无伤的只有两人,还能保持战斗力的约有四五人。

    反观岳不群,在最初大杀特杀一番后,众人已经习惯了辟邪剑谱的诡异,渐渐有了提防,从而变成了一场消耗战。

    众然如此,学过紫霞秘籍的岳不群内功连绵悠长,恢复力独具一格,依然在人群中起立不倒。

    围攻的一方又急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藏着掖着了,不能让恒山派的几位长老独美于前,有啥绝招都使出来吧,还有后面的人,大家一起上,定不叫岳不群这厮给跑了。”

    在嵩山派长老不断吆喝下,后面第二层的一些三派弟子也忍不住涌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虽个体武力比前面的人稍逊,不过既然敢出现在第二个圈子中的,都是有一些独门绝活的。

    他们也有染指辟邪剑谱的野心。

    此刻的岳不群已是强弩之末,还怕什么?

    “看我金钱镖!”

    后面一个三派弟子高喊一声,手中嗖嗖嗖的投出了几柄飞镖。

    这些飞镖黑漆漆一团,显然剑尖上染了剧毒。

    “大家让一让,我这里还有几枚从魔教手中缴获的火雷……”

    又有一弟子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大杀器。

    只见这东西黑乎乎的像一个铁蛋,后面还有一根引线,用火折子点燃后,直接往前一扔,发出老大一团爆炸声。

    声势很是惊人。

    明朝时候,火器已经在朝廷和武林中有了零星的运用。

    众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这一下,便是岳不群,也有些招架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不停的往后退。

    身上也多了几处伤势。

    从小树林边,一直退到了悬崖旁。

    华山地势险峻,平坦之地少,崇山峻岭多。

    在掌门大厅的这栋主峰中,所有的平坦之地都修建了建筑物,只剩下通往思过崖和这一处的两个后山。

    思过崖上光秃秃的,成了华山派犯错弟子的闭门思过之地,而这处长满了树林的后山,则成了平时岳不群和宁中则等高层私下修炼的场所。

    小树林后面,就是一处悬崖。

    岳不群一脚踩在悬崖边,向后望了望,脸上也多了一丝惧意。

    “师妹,珊儿,你们可在?”

    短暂的平静,让岳不群又恢复了一些理智。

    他突然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,在最后方的位置找到了自己的媳妇和女儿。

    战斗已经持续到了这一步,再无回旋的可能。

    且不说定闲师太之死和辟邪剑谱的魔力,便是先前倒在血泊中的几位长老,这个梁子也算是结大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

    两女听到岳不群叫唤后,忍不住从人群中涌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师妹,可否让这些人绕我一次,我还不能死,至少不能死在这里,左冷禅对华山派虎视眈眈,我就算死,也要为华山派除了这厮。”

    岳不群拔剑四顾心茫然,左冷禅并不在现场的人群中。

    他的话刚落,后面的人马上不干了。

    “宁女侠,你可不要正邪不分啊,这厮分明已走火入魔,今日这件事断无善了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宁女侠,此事与你无关,与你们华山派无关,你且退下,免得一会伤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站在岳不群面前的宁中则,早已泪如雨下,到了此时此刻,她如何想不到岳不群的打算?

    “师兄,那林家的辟邪剑谱,是不是在你手上,你为何如此狠心抛下我们母女?”

    女人的脑回路有时候和男人不同。

    宁中则之前与岳不群一同去过福建林家老宅,也知道“欲练此功,必先自宫”的秘密。

    她不纠结岳不群杀了定闲师太;

    也不纠结岳不群让令狐冲背黑锅,还坚持将对方从华山中驱除出去;

    反而过不了岳不群挥剑自宫的这一关。

    堂堂男子汉大丈夫,为何对自己如此狠毒,对自己的妻女如此无情?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宁中则的灵魂拷问,岳不群明显有些心虚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正面回答,反而继续在人群中搜寻曹军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唯有曹军才能救他一命。

    便是宁中则旁边的岳灵珊,也想到了曹军。

    此时的曹军,仍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岳不群找了一圈,叹了一口气后,最后将视线恋恋不舍的收了回来,转而放在了自己的女儿岳灵珊身上。

    “珊儿,那曹军对你可好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岳灵珊早已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岳不群,你别假惺惺了,早知今日何必当初,还不快将辟邪剑谱交出来!”

    岳不群在这边和妻女叙旧,其他人可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厮杀了大半天,牺牲了不少人,就为了最后这一刻。

    “贼子,受死!”

    就在岳不群走神的一个空档,距离他最近的一名三派长老突然一个劲步冲了过去,迎头一掌打在岳不群胸前。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岳不群原本就站在悬崖边,距离万丈悬崖只有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此番突然被偷袭,导致他重心不稳,身体止不住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那长老脸上刚露出一丝偷袭得逞的笑意,冷不丁岳不群的手中长剑突然向他划过来,噗嗤一声,半空中飞起好大一颗人头。

    岳不群的反戈一击,依然狠毒无比。

    “速速拉住他,可别让他掉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发现岳不群的半边身子,已经落在了悬崖外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就在众人一拥而上想将岳不群揪住时,岳不群突然不甘的仰天大笑一声,主动向悬崖边跃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,辟邪剑谱还在那厮身上呢?”

    “都怪你,为何不揪住他的身子?”

    眼见忙活了半天,付出了不少死伤后,最后竟然被岳不群这厮逃了……也不能说逃了,而是主动跳下了悬崖,自杀了。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众人仍不死心,齐齐围在悬崖边向下打探了一眼,除了悠悠白云和从底下窜起的一股凉风外,鸟毛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亲手打死岳不群成名,抢夺辟邪剑谱的希望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……气死我了,你们真是一群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能怪我,明明是你这厮只知道保存实力,玩黄雀在后的把戏,这才让岳不群掉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胜利果实落空后,这三派中的人反而互相埋怨起来。

    唯有那些恒山派的弟子,在大仇得报后,齐齐伏在地上向死在岳不群手中的定闲师太祷告起来。

    便是同样缩在人群中的林平之,除了大仇得报的痛快外,也多了辟邪剑谱被遗失后的一丝遗憾。

    曹军这才从人群中现身出来。

    他若有所思的来到悬崖边向下望了望,心中早有了其他心思。

    宁中则还处于伤心欲绝中,反而是岳灵珊发现了身边的曹军,“曹哥,你刚才为何不现身,眼睁睁的看着我爹爹跌下悬崖,你怎如此的铁石心肠……”

    岳灵珊边埋怨,边握着拳头不断向曹军身上捶去。

    后者理亏,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让岳灵珊发泄。

    直到岳灵珊发泄完后,曹军才伸手抱着对方身体,让岳灵珊在他怀中痛哭。

    他与岳灵珊之间,原本就是一桩政治婚姻,谈不上谁利用谁。

    所以曹军能义正言辞的面对岳不群,也能坦然的面对宁中则,唯独夹杂在其中的岳灵珊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等到岳灵珊哭累后,曹军一手抱着她回到了前山。

    其他人在一通骂骂咧咧后,也从后山回到了前山。

    五岳并派一事,就这么被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时间在三个月后,嵩山派的掌门大厅,到时候五岳剑派齐聚一堂,商议并派一事,并选出一位众望所归的掌门人。

    此番变故,损失最大的无疑是恒山派。

    其掌门人定闲师太死在了岳不群手中,门派中的几位长老,在围殴岳不群时,不是死就是重伤,虽门下还有80余名弟子,已无力抵抗左冷禅的兼并。

    华山派也有些小伤,前掌门挂了,代掌门魂不守舍,也基本废了。

    更主要的是,华山派多了一个抢夺辟邪剑谱,残害同门的名声。

    虽然岳不群最终身死道消,但辟邪剑谱始终遗落在华山中。

    这个污点短时间内是洗不掉了。

    等到天黑后,曹军领着林平之,两人身上扛着几捆长绳,突然又回到了岳不群跌落下悬崖的地方。

    白天无比热闹的小树林,此时已是人去楼空。

    唯有宁中则,仍魂不守舍的跌坐在悬崖边的一棵大树前。

    两人的到来惊醒了宁中则。

    面对宁中则悲愤的目光,曹军解释了一句,“师娘,岳不群坏事做尽,这便是他最好的归属,我若是出手救他,且不说有没有那个实力,便是救下了,也是让华山派站在了五岳剑派的对立面上,早晚会被围剿。”

    “华山派与岳不群之间,只能二选一,而最终,我选择了华山派。”

    “那辟邪剑谱本来就是林家之物,我答应过林师弟,要将辟邪剑谱归还给林家,师娘还是节哀顺变,早些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曹军说完后,自顾自的找了一棵大树绑好绳索,随后就这么静静地在原地打坐。

    许是曹军的解释有了作用,宁中则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,慢慢的隐身于小树林中。

    林平之在一边激动的追问了一声,“曹师兄,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去悬崖底部寻找辟邪剑谱?”

    曹军看了他一眼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等了片刻,直到小树林中再无一点声音传回来。

    曹军这才起身,将带来的绳索从悬崖边扔了下去,又将剩下的绳索全在肩膀上,带好火把和防身利剑后,这才慎重的交代林平之道:“小林子,你在上面守着,切不可大意,若有意外,可大声朝下提醒我,我若出了意外,你们家的辟邪剑谱就再也寻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林平之慎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曹军最后向小树林看了一眼,义无反顾的顺着绳索跃下了悬崖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s://www.88677114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